A-A+

小镇诡事——“爸爸”回来了

这件事大概发生在我高中的时候吧,暑假回家听我妈妈跟我讲的。

那一年对我们小镇来说其实算是不平常的一年,因为我们小镇那一年在同一天连着过世了两个中年男子,一个是住在街上最前面那家,按辈分我得叫舅公,还有一家就是原来住在我家那条巷子口的,按辈分从爸爸这边来我叫舅公,但是从妈妈来说我得叫表姑父,我一直都是跟着爸爸这边来喊的(后文前一个住街上的舅公称二舅公,后一个住巷口的舅公称三舅公,以便区分),因为三舅公搞了个打沙的机器,办了个沙场,为了方便管理,三舅公干脆让全家都搬到沙场去住了,那天两个舅公相邀这几个伙伴喝酒热闹一下,把地点定在了沙场那里,再正常不过的一天,聚了半上午,大家都觉得差不多了也就散了,二舅公回到家后还是很正常的,跟往常喝得微醺的样子没两样,舅奶也没当回事,就让他去躺着了,可这一躺下就再也没醒过来,我舅奶是在下午3点过的时候发现二舅公去世的,她想着二舅公躺得蛮久,怕他口渴,就端了杯水上去给他喝,谁知总叫不醒,上去一试,没了鼻息,她急忙打电话给自家孩子,到了医院医生说已经死亡了,且死亡原因是正常死亡,也就是说没有我们想象的食物中毒或者突发疾病造成死亡(这是让人非常想不通的一点),只好拉回家准备葬礼,就在二舅公被拉回家,放炮告知众乡亲之间,就听说三舅公也被拉去医院了,没多久就看到他们把他拉回了老宅,就是原来巷口这个房子,一挂鞭炮响起,我妈他们都是被吓到了,一天前后不到两个小时,两个中壮年就这样去世了,一点儿征兆都没有,因为都是亲戚,爸妈就分两边帮忙,看到两家人老人的情况,白发人送黑发人,真的是闻者伤心见着流泪了,帮忙着,葬礼也就过去了。逝者已矣,生者还需要生活,三舅奶他们也就搬回了沙场,可是从三舅公过世后,原本安静的沙场到了晚上总是会有干活的声音出现,而他的大女儿在他头七那天晚上竟然在机房看到了他,后来就病倒了,三舅奶想着是不是三舅公回家来看了,同时也想知道为什么三舅公毫无预兆的就去世了,丢下一大家子,于是就带着大女儿一起去神婆家(下面都是三舅奶的口述,具体细节可能不太方便讲),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有一种方法叫过阴(就是请逝去的人上身),到了神婆家,就见神婆戴上了银帽,与平常不同的就是银帽上镶了一层苗家自己染的黑纱布,开始过阴,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停的抖动,且越来越剧烈,有一种整个房子都随着她在抖动的感觉,不一会儿就听到了三舅公的声音,就是他本人在讲话一样,问他为什么早早就走了,丢下他们孤儿寡母,他说就是少了一件衣服(我们这边自己做的苗衣),如果这件衣服在身上,就不会那么早走了,又问他为什么回家吓人,他说他没有吓人,只是不放心沙场,那天女儿看到他,他其实只是想说女儿穿的那条裤子不适合,如果你们害怕,就不这样了,后面再问的三舅奶就不说了,只是早已泪流满面,其实这件事在我们那儿害怕的并没有多少,只是都有些唏嘘,感叹生命无常,真的是要珍惜能够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了。

(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:lingyi.org)

觉得文章不错,打赏一下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
作者: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
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,没有填写个人说明。
最新跟贴(有 1,917 人参加, 跟帖 1 条)
  1. 古道流沙

    放不下,

发表评论

1、请勿包含私人信息;2、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。

涪陵区 | 原阳县 | 平和县 | 邹城市 | 绍兴市 | 三门峡市 | 启东市 | 岳池县 | 菏泽市 | 鄂尔多斯市 | 韶山市 | 庆阳市 | 仙游县 | 营山县 | 曲周县 | 泰州市 | 巴彦淖尔市 | 睢宁县 | 九台市 | 社会 | 大理市 | 萍乡市 | 迁西县 | 刚察县 | 永顺县 | 和林格尔县 | 大兴区 | 新民市 | 白朗县 | 平乐县 | 新乡县 | 赣州市 | 黄浦区 | 沧源 | 古蔺县 | 内丘县 | 池州市 | 武平县 | 都兰县 | 呼和浩特市 | 自贡市 | 金昌市 | 常州市 | 崇仁县 | 大港区 | 叶城县 | 库伦旗 | 万宁市 | 康马县 | 五峰 | 澄江县 | 镇巴县 | 保山市 | 民乐县 | 平乐县 | 泰和县 | 海兴县 | 马龙县 | 昭通市 | 呼和浩特市 | 佛坪县 | 同德县 | 桂阳县 | 拉孜县 | 江川县 | 崇阳县 | 化德县 | 马关县 | 灵寿县 | 芒康县 | 西乌珠穆沁旗 | 右玉县 | 历史 | 肥乡县 | 丘北县 | 攀枝花市 | 稻城县 | 黎川县 | 吉木萨尔县 | 金塔县 | 临高县 | 乌拉特中旗 | 老河口市 | 罗田县 | 清水河县 | 定安县 | 顺义区 | 高台县 | 遵义市 | 虞城县 | 搜索 | 梁河县 | 石台县 | 沙田区 | 乌兰察布市 | 福海县 | 会同县 | 高唐县 | 乌海市 |